甜诱王纪缭爆,禁欲王爷论陷

甜诱王纪缭爆,禁欲王爷论陷

分类:言情小说

状    态:连载

作    者:海岸村椮

动    作:直达底部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3

最后更新:2024-07-14 08:54:34

“这是止痛药,一天一次饭后吃,如果两天后还疼,就到医院 找我。” 林棉忙将药盒塞进包包里,对他道谢:“谢谢。” “走吧。” 他扭头返回卧室,干干脆脆的也没有留她。 好歹“近距离”接触了两次,林棉多多少少了解他平时的寡淡性 格,本来就是交易关系,他能留她睡一晚已经不错了。 林棉背好包包,正准备开门出去。 “叮咚--叮咚--" 门铃忽然突兀的响起来! 她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看去,玄关处的小屏幕上出现一张 熟悉的脸。 是宋泽远! 林棉心跳骤停了一下,反射性的返回客厅,脸色涨红涨红的,又紧张又手足无措。 "怎么了?"看到她的异样,时凛探出个脑袋问了一句。 “你外甥在外面。” 林棉红着脸说道,她记得昨晚宋泽远叫时凛小舅,而且还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没想到他竟然来时凛的公寓了。 要是被宋泽远看到她在这里,岂不是太尴尬了。 时凛似乎也愣了下,但神色很快就恢复平静,他一边系着睡衣上的带子,一边拿下巴点了点卧室的方向。 "你先进去。” 林棉秒懂他的意思,抬腿飞快的躲进卧室去,并且把房间的门关上。 时凛瞥了一眼略显凌乱的客厅,走过去开了门。 "小舅,你怎么才开门,我爸让我来给你送文件.....” 宋泽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隔着卧室房门,林棉模模糊糊能听个大概。 “东西送到了,你走吧。" 时凛接过文件,毫不客气的赶人。 "等一下,我还有事要跟你说。”宋泽远讨好的凑上前,单刀直入:“就是昨晚在会所的事儿,你能不能别管我?" 时凛眉心蹙了下,眼刀瞥向他:“什么意思?" 宋泽远猥琐一笑:“就昨晚那个妞儿,乖乖女,够嫩,听说还是个雏,纯得不得了,我想搞搞她。 时凛的眼皮跳了下,不经意的往卧室瞥一眼,脸色淡漠的没有丝毫温度。 "不行。" “为什么?”宋泽远不明白。 明明以前他玩的花了去了,也没见时凛管过他一次。 这次突然端起个长辈的架子来,卡得他是真难受。 "她不行,你玩不起。”时凛直接下死令。 宋泽远还是不服:“你不会是看她那副清纯的样子,觉得我在 糟蹋人吧,我告诉你,她前阵子还为了钱去卖卵呢,打电话的时候被我偷偷听到了,学校里想上她的人多了,就算我不盯她,也有别 人盯着,反正都是上,谁上不一样?" 听到这番话,时凛的眼神瞬间沉下去几分。 想起那女人昨晚在他床上哼哼唧唧的哭泣,又想到她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就一阵心烦。9 “别人我不管,至于你……”他直接下警告:“管好你的老二,若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后果你最清楚。” 宋泽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想到小舅历年来那些整人的手段,他还是有些发憷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盯着她就是了。” 时凛冷冷丢了他一眼,扭头去衣帽间换衣服:“没事就赶紧滚,不要来我这里晃荡。” 宋泽远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无奈的叹息一声。 他刚准备走,余光瞥见卧室的门缝下有个人影,宋泽远停住脚步。 他一向清冷寡淡的小舅家里居然有人? 还在卧室里藏着? 难道是个女人? 宋泽远顿时玩心大起,抬脚朝着卧室走过去。 林棉趴在门背后,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好久都没有动静。 林棉猝不及防的僵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房间门被拉开,宋泽远的半个身子探了进来,林棉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下一秒,一道身影闪电般的闯进房间,高大挺拔的身躯挡在她 面前,林棉顿时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宋泽远,滚出去!" 时凛脸色阴沉不已,对着宋泽远低声吼道。 “小舅,你竟然真的有女人了?" 宋泽远吃惊的张大嘴巴,站在原地不想走,一个劲八卦的向他怀里瞅去。 林棉把脸紧紧埋在男人的胸膛里,丝毫不敢乱动。 宋泽远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背影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想凑上前看仔细一点,却被时凛狠狠踹了一脚。 "我让你滚,没听见吗?" 他这次是真生气了,一向冷漠的眼神透着股可怕的阴鸷,似乎下一秒就要杀人了。 宋泽远不敢再看,只好悻悻离开。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在他身后重重摔上。 宋泽远撇了撇唇,内心腹诽:切,平时看上去一副正经斯文的模样,私下里把女人带回家,比他还会玩! 直到外面没动静了,林棉才从时凛怀里退出去,一脸的惊魂未定。 “刚才谢谢你。” 要不是他及时的救场,她恐怕会死得很难看。 “你卖卵的事,除了找我,还找过谁?"时凛突然冷不丁的问她。 林棉怔楞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了,我只给你打过电话。" 厕所的小广告上只有一个号码,她只记下了那一个。 时凛瞥了她一眼:“以后打电话长点心眼,多看看四周环境,隔墙有耳。” 林棉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 宋泽远刚才在外面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原来是她打电话的时候泄露了,正好被宋泽远听到了。 还好他不知道她打出去的电话是他的小舅,不然…..后果不敢设想。 "那…...我就走了。” 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们之间……两清了。” 时凛:" 床都上了两次,她搞得他们像陌生人似的。 林棉拧开房门,头也不回的离开,因为肚子疼的缘故,她走路姿势还有些歪歪扭扭的。 时凛扯了扯唇角,转头回去收拾床铺,余光一瞥,看到床单上 的一抹淡淡的血迹,他的眼神晦暗下去。 还真是嫩得不经弄。 动不动就出血。 也不知道以后嫁人了怎么满足男人。 林棉在楼道里磨蹭了好久,确定宋泽远不见了,才慢吞吞的往回走。 "林棉,你怎么在这里?" 迎面突然传来一个男音,林棉抬起头看清男人的脸,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 "秦…...老师?" 林棉叫是这么叫,但面前的男人可不单单只是老师,他还是A大的校董--秦礼。 他每年会给A大拨款一大笔奖学金,林棉作为奖学金的四年获得者,几乎每年都会跟秦礼合一次影。 所以他们之间也能说两句话。 “真巧啊,居然能在小区遇到你,你这是来找朋友?" 秦礼穿着一身灰色休闲服,单手抄在兜里,笑起来有一股随和自来熟的感觉。 林棉就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来打工,现在准备回学校。” 她向来勤工俭学,系里的老师都知道。 秦礼了然的点头:“哦,知道了,我记得你快毕业了是吧,今年的毕业生?" "是的,还有一个月就实习了。"林棉如实回答。 “唔……”秦礼想了想,突然开口道:“我跟你导师打个招呼,你 实习的时候来我这边怎么样?" “啊?”林棉一时没反应过来,懵懵的看着他。 “我这里有个设计项目,正好需要个小助理,林棉同学有兴趣吗?" 林棉眼睛亮了下,几乎马上就答应下来。 “我有兴趣,谢谢秦老师,我会好好干的!" 这种机会对于她一个在校的大学生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秦礼是校董,能力颇广,手上资源又丰富,能跟着他一起实习做项目,是林棉想都不敢想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过几天去找你。” 林棉瞬间开心起来:“谢谢秦老师,秦老师再见。" 她心情雀跃的走出小区,连双腿都不觉得有多疼了,看来那个男人还是个福星,轻轻松松就让她获得了不错的实习机会! “叭一-" 林棉走后不久,一辆黑色路虎停在秦礼身边,车窗降了一半, 露出时凛清冷寡淡的一张脸。 秦礼熟练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时医生啊,说好了昨天我生日,你怎么喝了一半就不见人影了,后半场玩消失是干嘛去了?” 时凛发动车子:"有点事。” “你能有什么事,不会是泡了女人吧?”秦礼揶揄他:“手臂上的抓痕都出来了,啧啧,还挺新鲜的,哪个小野猫下手这么重啊?” 时凛扫了一眼方向盘上的手,衬衫袖子挽了半截,正好露出手臂上的几道红红的抓痕。 野猫? 是急了眼咬人的野兔子吧? 时凛收回视线,想到刚才她和秦礼不知道聊什么,笑的挺开心的样子,无意的开口问: “刚才跟你聊天那个,是你学生?" 秦礼说起这个就来劲了:“是啊,她是我们学校蝉联四年奖学金的优等生,小丫头很有潜力,优秀得很,是个好苗子。” “你看人准,你觉得她怎么样,能力够不够强?”秦礼凑上前问道。 时凛讥诮的扯了下唇:“把你们学校女生厕所的小广告刮干 净,比什么都强。”林棉回到宿舍,第一时间就给自己倒了杯水,把时凛给的药拆开送进嘴里。 "叮!" 手机屏幕亮起,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上有人转账1000元,室友慕桃的声音紧跟着从身后响起。 “棉棉,昨晚的兼职费我转给你啦,不过你怎么一夜未归,比我回来的还要晚?要不是你给我发了短信报平安,我差点以为你被 流氓带走了!” 林棉收起药盒,脸红的撒谎:“我昨晚去便利店上夜班,想多赚点外快。” “你这也太拼了,都快成为二十四小时干活战士了,赚钱赚的不要命,难怪你黑眼圈那么深,一看就是一整晚没睡觉。” 听到这话,林棉的脸颊不由自主的泛红。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确实一晚上没睡觉,还辛苦得 “我确实好困,先上床睡一会,中午你喊我起来吃饭。” 林棉打了个哈欠,想着爬上床去补一觉。 "好好好,那你睡吧,我要出去和男神吃饭,就不陪你啦,等我中午杀回来带你吃顿好的!" 慕桃美滋滋的转了转身上的小裙子,脸上精致的妆容闪着微光,看上去格外甜美。 林棉忍不住的抿唇调侃她:“和男神吃饭?确定不是在热恋约 会吗,你眼睛里的恋爱泡泡都快冒出来了。” “你没谈过恋爱,你不懂,暧昧期的接触才是最上头的,尤其是那种双方都心照不宣的拉扯感,等热恋了就不好玩了。慕桃挑了挑眉毛,趴在床头跟林棉建议:“棉棉,我强烈建议你找个男朋友,谈谈恋爱什么的,不然像你这么老实巴交的女孩子,以后在感情里最容易翻跟头。” 林棉抿唇一笑:“我忙得很,才不想找男朋友。" "你啊,就是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不然保证上瘾的无法自 拔。” 男人的滋味林棉脑子里回想起某些难以启齿的画面,动了动酸痛不已的四肢,默默的在心里腹诽。 她才没有上瘾呢。 等慕桃走后,宿舍里剩下林棉一个人,她换上睡衣刚准备补个觉,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林棉看了眼屏幕上跳跃的名字,立即开心的接起电话。 "爸爸,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我想闺女了,还不能打个电话问问吗?”林父慈祥的嗓音从电 话那端传了过来。 “当然没问题,我也好想你啊爸爸,你的腿好些了吗?"林棉捧着手机坐起来。 “手术很成功,医生让我住院三个月,等康复之后就能走路 了。”林父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兴奋。瘫痪了几年,如今终于能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他的期待简直 掩藏不住。“对了棉棉,我听你妈说,我的手术费是你打过来的,你还是个大学生,都没有毕业,哪里来的那么一大笔钱?” 果然只有爸爸才会注意到她这个穷学生的身份,而林家其他的人只会催着她打钱,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钱是哪里来的。 林棉抓了抓床单,强装轻松的说:“我前几天接了个私活,金 主财大气粗,可有钱了,这是他预支给我的设计费,爸爸你就不用 担心啦,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实习了,到时候就可以赚更多的钱养你 啦。” 林父听到她这番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爸爸不要你养,你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那个金主人不错,肯预支给你工资,你要好好跟着人家干,知道吗?" 想到“金主”早就把她拉黑了。 林棉窘迫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聊了几句,电话那端的医生开始催林父做康复训练,林父只好不舍的结束通话。 挂掉电话,林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手指不小心划到通讯录,瞥见上面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是她之前轰炸过的时凛的号。 她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把时凛的微信和号码都删除了。 交易结束,银货两讫。 她和他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 她像见到外星人似的看着我,忽地yin浪的咯咯笑道:“哟,这么大方啊,那人家就真做个荡妇给你看看,到时候你可别嫉妒生人家的气哦!唔你这个小色鬼,既然你喜欢听,那我就接着说啦。我和他其实也算是知己吧,我们之间的感情非常好,但我对他总没有情侣间的那种感觉,他也明白我的心意,只当我是个好朋友,只是一次偶然的冲动,让我们发生了关系。他体力不错,又很体贴,和他上床令我很愉快。从那以后我们便时常在一起zuoai” “那你们现在是不是还” 我心儿一荡,右手中指已没入她那紧窄的小屁眼内。她xiaoxue儿夹着我的荫茎,上下左右taonong着,表情越发yin浪起来:“是啊,我和他昨天还上过床,你嫉妒吗?” 我感觉更兴奋了,荫茎好像也更加粗大,我笑着搔她的痒:“好啊,你这个小浪蹄子,还不如实交代!” “啊!” 好看的 她叫着笑着还击,两人又闹作一团。在我疯狂的“蹂躏”之下,她终于投降,娇喘着乖乖“招供”“他昨天又打电话约人家,人家白天要陪你逛书店,就让他晚上来了。他跟我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过来吻我,我一时情迷,于是又和他” 她含羞看了我一眼接着道:“他他先吻着我的嘴,吸吮着我的舌尖,然后脱光我的衣服,开始抚摸我的rufang和大腿我俩都脱光了以后,他让我含他的跟他玩69式,他来舔我的那里我被他弄得好兴奋,然后他让我跪在床沿。 从后面插了进来他的东西好大,顶得我好爽他干了我一阵,又换作男上女下趴在我身上干我,一边干一边含我的rutou干了好长时间,他快xiele,就拿出来送到我嘴边,我张口含住,他就全射到我嘴里他最坏了,总喜欢射得人家满嘴都是哦” 她说得很兴奋,忽然这时候,一个人推开门冲了进来,我俩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何明!何明冲着我道:“不好意思,我昨天借了阿玲的车子用,刚刚来还车子。 我见屋里关着灯,以为没人就自己开门进来了车子的钥匙环上有她家里的钥匙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如果你不介意,咱们一块玩吧!” 我笑着点点头,何明便脱光衣服来到床上,站在阿玲面前。阿玲虽然有些尴尬,但这两个男人都已经和她合过体了,加上我也大方同意,便含羞带笑瞪了我俩一眼,继续骑在我身上,一手握住何明早已硬挺的荫茎,张开小嘴含住他的guitou。 我看着心爱的女孩在面前给自己的朋友koujiao,心底无比兴奋,下身猛力的向上挺动,高度勃起的荫茎次次顶中她的花心,干得她爽得唔唔浪叫。 何明被阿玲的小嘴伺候得好舒服,伸出手来揉搓着她的rufang,将荫茎在她嘴中缓缓抽动。阿玲同时拥有两个男人,也是兴奋不已。这样玩了一会,我推推阿玲,阿玲会意吐出何明的荫茎站起身来,趴在床沿俯向我腿间改为给我koujiao,撅起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朝向何明,何明轻车熟路的将荫茎对准她的xiaoxue一插而入,随即开始来回挺动着干了起来。只见他边抚着阿玲的大屁股,下体边飞快的在她xiaoxue中进出,干得阿玲娇吟浪喘,若不是口中含着我的荫茎,早已叫出声来。看着他们熟练的动作、yin浪的表情,我更加兴奋快意,加上阿玲的小嘴百般舔弄,令我快感连连,几欲喷射。我们三人疯狂的玩着。阿玲让何明也躺在床上,起身坐向他大腿间,何明笑道:“小浪货,又想玩三明治啊?” 阿玲娇嗔着打了他一下,何

《甜诱王纪缭爆,禁欲王爷论陷》正文
1
2
11
22
3